文娱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釉里红瓷器是元代景德镇浮梁瓷局在青花瓷工艺基础上,受唐代长沙窑和宋代钧窑运用铜红釉作红斑装饰影响而创造的新品种。因烧成难度大,产量低,故存世量极少。

  近日,一件出自元代浮梁瓷局,现藏于扬州文物商店的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在上海中心53层举办的“不独帝宫藏——百件明清官窑瓷器精品展”展出,与之一同展出的还有百余件明清时期的官窑瓷器,其中有三十余件来自扬州文物商店。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元 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 扬州文物商店藏

  据主办方介绍,釉里红在元代属于首创阶段,其制作工序与同时代的青花瓷大体相同,是以氧化铜作着色剂,于胎上绘画纹饰后,罩施透明釉,在高温还原焰气氛中烧成,因红色花纹在釉下,故称釉里红瓷。但是,铜离子对温度极为敏感,在窑炉中火候不到,则会呈现黑红色或灰红色;火候稍过,铜离子便挥发,从釉层中逸出,则呈现特有的飞红现象或干脆褪色,纹饰不连贯。因烧成难度大,产量低,故元代釉里红瓷器存世量极少,显得弥足珍贵。“在上海博物馆存有一件釉里红花卉纹玉壶春瓶,就因烧造温度偏差出现了晕散,扬州文物商店此次展出的这件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图案绘制较为复杂,显色也颇为成功。”古陶瓷收藏鉴定专家钱伟鹏说。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局部)

  以瓷器为依托描述人物故事,以2005年拍卖的《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大罐为代表,其罐身绘有“鬼谷子下山”图,传神生动,当年拍出了人民币约2.3亿元的天价。钱伟鹏介绍说,“扬州文物商店展出的这件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甚至可以与《鬼谷子下山》相媲美。”这件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肩部镶接了锡质长颈,据考证其为明代所接,罐身有莲瓣纹、水波纹、古钱纹等装饰。尤为特别的是,罐身上绘有四幅“连环画”似的图案,描绘了人们祈雨的整个过程:第一幅画面中,天降大旱,一片萧条的景象;第二幅画面中,烈日当空,河床已经干枯龟裂,人们筑台祈雨;第三幅画面中,龙王现身,一场甘霖降下,人们在雨中欢快地庆祝;第四幅画面中,喜雨过后,万物复苏,船只起航,人们的生活再次归于平静美好。罐身上的四幅画面刻画精准,情节连贯,题材内容十分罕见。“无论是从其艺术性还是其制作的工艺难度而言,这件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都是一件顶级的艺术品,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见过同题材的元代釉里红瓷器,为存世孤品。”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展出现场

  据悉,与釉里红开光祈雨图大罐一同展出的还有百余件明清时期的官窑瓷器,其中不少是扬州文物商店的藏品。明清官窑瓷器是这一时期江西景德镇御窑产品的俗称。明清景德镇御窑,是为中央朝廷负责烧制御用瓷器的专门机构。它始设于明洪武初年,名为御器厂,入清以后曾一度中断,至清康熙年间又重新恢复,改称御窑厂。尽管景德镇御窑的管理模式和生产方式曾有过较大的调整,但其产品特供皇室御用这一功能却始终没有改变。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不独帝宫藏——百件明清官窑瓷器精品展”展览海报

  在明清时代,御窑瓷器的器型、色彩、图样等,皆被赋予了儒家礼仪的文化内涵,从这个意义上讲,官窑瓷器可以说件件为礼器。由于皇权的神圣和至尊,精益求精的质量标准和不计工本的御窑生产理念不得不建立起来;景德镇有高超技能的顶级陶瓷匠人群体被集中至御窑使用,加上相关官员乃至帝王的亲自参与等,有力保障了官窑瓷器皇家品味。因此,官窑瓷器也可以说件件都是精品,代表着各个时代瓷器设计、工艺和艺术等所有领域的最高水平。景德镇御窑烧造的官窑瓷器,与同时期的民窑产品有着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不独帝宫藏——百件明清官窑瓷器精品展”展览现场

  官窑瓷器的皇家属性,严格规定了其特定的使用范围。一般而言,官窑瓷器只能出现在皇宫、行宫、御园、陵寝以及其他与皇家有关的特定场所。除非帝王赏赐或特许,官窑瓷器很少流入社会,更不会进入市场流通。直到近代,由于西方殖民者的掠夺,加上国运衰弱、政局动荡,官窑瓷器才开始流入西方,流入民间。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强盛以及国内艺术品市场的迅速升温,这一收藏门类开始受到中国收藏家的青睐,海外回流的官窑瓷器也因此不断增加,并成为艺术品收藏家和爱好者高度关注的热点之一。

  此次“不独帝宫藏——百件明清官窑瓷器精品展”展出的明清时期百余件官窑瓷器中,值得关注的是出自圆明园的四件珍品,分别是康熙豆青釉里红荷花缸、乾隆洋彩万花献瑞图大吉瓶、乾隆粉彩抱月瓶、道光珐琅料粉彩盒。这四件瓷器可以说是圆明园各个时代的经典之作。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乾隆粉彩抱月瓶

  其中康熙豆青釉里红荷花缸,此缸以仿生造型作收拢之荷叶,口沿作荷叶翻卷外侈,造型隽雅优美,洗炼柔婉。通体施豆青釉,釉色臻纯剔透,器壁贴塑釉里红荷花蕾与器型之美相结合。烧制此种高水平之豆青釉里红器物色,于康熙一朝同类作品中为数翘楚之作。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有一件藏品与此件器型和纹样几乎一致,或应为成对之作,可兹比较。这件作品源于英国著名收藏家亚历山大先生,资料显示此物于1900年来自于北京。据考,此缸原为圆明园之物,后辗转流到英国。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康熙豆青釉里红荷花缸

  乾隆洋彩万花献瑞图大吉瓶在乾隆彩瓷中堪称别致,巧取瑞果葫芦为形,通体装饰雍容华丽,画面中百花争妍,千姿百态姹紫嫣红。或低枝倾斜垂弓而复昂,取势自然;或花团锦簇,娇态盈盈,聚散有致;所有花卉皆造型严谨,意趣鲜活。花朵以重粉铺填,层次丰富,明净典雅;花叶大小,向背深浅不一,穿插合理。种类极多,不胜分辨,使人仿佛置身百花丛中,目不暇接。据主办方介绍,这件作品属于传办性质的供御器皿。传办瓷器是皇帝根据自身需要或清宫特定原因临时加派烧造的瓷器,具有鲜明的个性化要求,数量罕见,制作尤精,不惜工本,皇帝本人往往深入参与其中之设计和最后定夺。例如此件作品的烧制,首先需要内务府造办处出具画样,设计出百花齐聚之画稿,交付御窑厂作为粉本。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

  乾隆洋彩万花献瑞图大吉瓶

  据悉,此次展览由扬州文物商店、上海伟鹏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和北京晓瓷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举办,展期持续至8月26日。

 

[ 责编:张璋 ]

文章标题: 罕见元代釉里红“开光祈雨图罐”亮相上海中心明清官窑瓷器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