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

光明时评:抑郁症患者被拒乘,合规中也要反思不足

  作者:与归

  抑郁症患者可以坐飞机吗?近日,于先生反映,他与女友毕某在山东威海上大学,10月13日,俩人在威海大水泊机场准备乘坐春秋航空前往江苏南京,结果因女朋友患有抑郁症,吃药的副作用导致手抖,被航空公司拒载,并且在公众场合询问私密病情,导致女友情绪崩溃,病情复发。

光明时评:抑郁症患者被拒乘,合规中也要反思不足

  事情爆出后,有的网友支持航空公司的决定,认为当时的毕某已经情绪崩溃,会对其他乘客和航班安全造成不可预测的影响。有的乘客则认为,航空公司一开始的处理方式就不太妥,本来这位女乘客只是手抖,经过一系列不专业、刺激性的盘问,激发了情绪崩溃。

  其实,出现这两种看法,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是从结果出发看问题,一个是从动态过程看问题;一个更加注重集体利益,一个关照到了具体的个人。而很多时候,我们容易忽略的,都是后者。

  这件事情,机长最后做出了不许登机的决定,大致是没有错的,因为毕某已经出现了哭泣、喊叫等状况。按照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发布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34条规定,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

  但是,这并不代表涉事航空公司就完全没有责任。如果真如于某所讲,工作人员直接问出了“你怎么证明自己情绪正常”“你为什么会抑郁”这样的问题,显然不够专业,也不够人性化。让一个即将登机的人,证明自己是抑郁症,并说明为什么会得抑郁症,这有点“刁难式服务窗口”的味道。

  报道中还有一个细节,在被要求证明是抑郁症后,于某向工作人员出示了女友近期乘坐航班的信息、并将其女友的病历、药单拿给工作人员看,然而对方却以“看不懂”为由置之不理。要证明的是你,拒绝证明的也是你,或许情绪正常的乘客也得崩溃。

  此外,在事后的媒体采访中,春秋航空公司的一名客服人员表示,抑郁症属于精神类疾病,需要主治医生开具可乘机证明。相比春秋航空的这种“高要求”,东方航空和中国国航则表示,对抑郁症患者乘机没有特别规定;南方航空公司则称,抑郁症患者只需要自行询问医生是否可乘坐飞机。

  其他航空公司之所以表现得比春秋航空淡定,其实还因为,抑郁症和一般意义上的精神疾病,还是有所区别的。前不久的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一组数据被公布:全球预计有3.5亿人患抑郁症,只有不足一半患者接受有效治疗;我国抑郁症患病率达2.1%,焦虑障碍患病率达4.98%。

  如此庞大的病患群体,需要更多的关爱,而不是一味地限制。可以说,近年来,抑郁症的病患越来越多,但是现实场景中的服务部门和大众,对其真正的了解以及应对的态度和措施,却仍显得十分匮乏。这次春秋航空公司遭遇的案例,大概就是典型的一个。

  就这次事件,涉事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将证据提交公司,而涉事的春秋航空公司表示正在调查该事件,我们期待航空公司能够给出一个详实的调查结果。同时也让这次事件,提醒其他的公共服务部门甚至公众,在对待抑郁症患者上,我们都需要补补课。

[ 责编:王丽媛 ]

文章标题: 光明时评:抑郁症患者被拒乘,合规中也要反思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