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欲“突击提名”大法官,两党大战一触即发

  当地时间9月21日,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去世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目前青睐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令其成为金斯伯格继任者的热门人选。尽管正式提名尚未出炉,但围绕最高法院的战斗已经展开,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突击提名”大法官的做法非常不妥,要求共和党人遵循他们自己设下的先例,让赢得大选的人决定提名人选。

  保守派法官巴雷特领跑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已经表示,会在本周末前提名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继任人选。他说,在总统大选前仍有“大量时间”供参议院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他目前拟定了一份5人名单,但未透露具体姓名。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的助手几个月来一直为此制订计划,并提前缩减候选人名单,以便最高法院出现职务空缺时可以迅速采取行动。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欲“突击提名”大法官,两党大战一触即发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告诉支持者,在总统大选前仍有“大量时间”供参议院确认他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

  根据多家媒体的预测,特朗普打算在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以及联邦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芭芭拉·拉戈亚之间作出选择,而特朗普更加倾向巴雷特。大约在两年前,特朗普在提名布雷特·卡瓦诺进入最高法院后曾暗示,如再有席位空缺,他下一次提名的选择将是巴雷特。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欲“突击提名”大法官,两党大战一触即发

  △《纽约时报》称,巴雷特是金斯伯格继任者名单中的领跑者

  巴雷特现年48岁,是一名天主教徒。在不少保守派人士眼中,巴雷特有着非常完美的履历。1994年,巴雷特在获得学士学位后前往圣母大学法学院就读法学专业,法学院毕业后,她开始为已故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工作,还成为了他最喜欢的秘书。2002年,巴雷特选择返回母校,此后在圣母大学法学院任教长达15年之久,直到2017年获特朗普提名,出任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巴雷特在深受美国保守派人士青睐的同时,也因自己的保守派理念而受到自由派质疑。此外,一些维护堕胎权利的团体也担心因其宗教观念保守,将有碍堕胎合法化的事业。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提名巴雷特,不仅可能刺激民主党人,还有可能刺激女性选民。从特朗普阵营的角度来说,需要全盘考虑自己的提名人选能带来的利益与选票,因此仍需仔细权衡。

  共和党被指双重标准

  据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资深共和党人林赛·格雷厄姆可能在本次大法官提名中扮演关键角色。此前,格雷厄姆发表了一份声明,一改四年前的说辞,表示支持特朗普的做法。“我们应当尽快让下一任大法官上任,填补因金斯伯格大法官逝世而造成的席位空缺。”

  作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对于最高法院提名事宜很有影响力。他曾于2016年表示:“如果最高法院在上一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内出现席位空缺,我们应由下一任总统负责提名。”他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一道,在2016年挫败前总统奥巴马,拒绝对其提名的梅里克·加兰德进行表决,令加兰德无缘在选举年接替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

  而在2018年,格雷厄姆还曾公开表示:“如果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出现了一个空缺,而且初选过程已经开始,我们将等待选举结束。”如今,他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支持特朗普“突击任命”大法官,明显与他此前的立场相矛盾。值得一提的是,格雷厄姆曾反对特朗普竞选总统,并经常与特朗普发生冲突。

  《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共和党人中很少有人拥有像格雷厄姆这样的政治历程,从嘲笑特朗普是“排外的偏执者”,转变为总统在国会最坚定的捍卫者之一,以及日常的高尔夫球友。格雷厄姆在今年11月可能面临艰难的考验,因为他正寻求连任,要向选民解释为何自己改变立场,支持特朗普迅速提名大法官人选。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欲“突击提名”大法官,两党大战一触即发

  △《华盛顿邮报》称,格雷厄姆今年11月可能面临艰难的考验,因为他正寻求连任,要向选民解释为何自己改变立场,支持特朗普迅速提名大法官人选

  分析认为,格雷厄姆此次改口,表明共和党打算迅速拿下空缺的最高法院席位,势必激起民主党人对于双重标准的指责。一些民主党人已经表示,共和党人应该遵循自己在2016年设定的先例,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要急于填补大法官席位。

  两党诉求截然相反

  对于有关双重标准的指责,麦康奈尔和其他共和党人的解释是,现在和2016年的情况是不同的。他们认为,在当年那种一党控制参议院、另一党控制总统职位的情况下,不应该在总统选举年填补空缺。但在同一党派同时控制参议院和白宫的情况下,则可以进行提名确认。

  参议院共和党人约翰·巴拉索日前通过NBC新闻表示:“我可以告诉你将会发生什么。我相信特朗普总统会在本周提名一位大法官候选人,随后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将举行听证会。最后美国参议院对其进行表决。”巴拉索的说法,表明共和党将会迅速推进提名进程,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影响力。

  9月20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发表声明,指责特朗普打算迅速填补最高法院空缺的行为。“如果特朗普赢得大选,参议院才应考虑他的提名。但是,如果我赢得大选,就应该撤回特朗普的提名。”拜登表示,他将考虑任命一名非洲裔美国女性进入最高法院,“作为新总统,我应该提名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继任者”。

  路透社发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大约有62%的美国成年人认为,最高法院的空缺应由11月大选的获胜者提名,大约23%的受访者表示不必如此,其他人则表示不确定。在受访者中,80%的民主党人和50%的共和党人表示,提名应等到大选过后。

  不过,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似乎执意在大选前任命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会让他在竞选中获得某种优势。但遗憾的是,这违背了金斯伯格本人的遗愿。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表达了对“突击任命”的强烈反对,她在写给孙女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我的席位不会被替换。”(央视记者顾乡)

[ 责编:丛芳瑶 ]

文章标题: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欲“突击提名”大法官,两党大战一触即发